老F_

✨跑酷型爬墙选手✨
不改名了
我家大宝贝给我的备注还是这个呢(。 ́︿ ̀。)

没更新,就是大声嚷嚷一下我拥有和null老师约的新头像了(*´꒳`*)


年后去染个蓝头发

尽绵薄之力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


先说给我们自己家宝宝们,无论如何,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请大家都保持理智,不要变成这样的人。我们的确太委屈了,但是在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谁为了什么在做这些


至于图里谈及的行为,以及一些他们过往的操作,希望有一天他们能知道有些话一旦说出来,有些事一旦做出来,可能这一刻复仇的快感让你爽快得不行,但身口意三业不是不报,人在做,天在看

不灭的黄金瞳:

关于有人最近在lofter的老白相关tag发表诋毁以及侮辱老白家人的言论,
我这里代表房管作出澄清,
请大家耐心看完!
谢谢 ​!

全程听我家大宝贝云共享老白晋级后的激动(淡定lol)还有对粉丝的告白(并没有哭)一边赶路,现在坐下来一会儿突然真的有了实感


你真的没有凉,真的太好了

搞清楚自己粉的是谁,因为什么,我言尽于此

平平淡淡才是真

标题瞎几把起的,暗示清水(说了快一个月的车轱辘都没装齐嘎嘎嘎

突然摸鱼,就是个完全架空的故事和从事不同行业的两人(社畜)的恋爱故事,大型OOC现场,非常寡淡且无趣,突发奇想就写了,如果看完能喜欢就太感谢啦

写的是极端个例,但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请勿上升本人,尤其不要去别的地方刷!!

Go!


瓦不管接到十六用老白的手机发短信,让他快点来医院老白出事的消息时,刚好结束了对永恒一对一的训练。年轻的小伙子被无氧艹得累趴在地上连根手指都不想动,翻了个白眼看着瓦不管满脸放光地从兜儿里掏出手机,气喘吁吁地开口:“工作的时候看手机哈,开小差,小心我告诉老白。”


“下课了好吧,再说你来练这么久还有什么时候我手机响过,”瓦不管坐在他旁边,朝他晃了晃屏保的照片,穿着白大褂的老白比着个树杈笑得开心,还有点傻气,“我宝贝的特别提示铃,这个要接。”永恒只觉得仿佛又加了十组增肌,更累了。他刚想再斥责两句教练不顾及单身狗的心情却看到瓦不管猛地站了起来,给他留了一句让他转告前台他有急事紧急换班的消息,急匆匆地就跑了出去。


这算什么事哦,永恒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又歇了几分钟,不情不愿地起来去冲澡,又上上下下把自己打理回人样儿才去了前台,问过瓦不管今天剩下的训练安排后,拜托了当值打电话商量能不能把排着课和自己的换了,好在对方似乎也没有一定要来非来不可的意思,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 — 狗的白,完事儿以后请我吃饭。


永恒编辑着发给老白的短信,想了想又加了个生气气的小表情。



瓦不管坐在出租车后座,隔着窗玻璃盯着外面车水马龙,自行车毫无秩序地快速穿行在机动车道的正中央,眼神冷得有些吓人,看得本来试图搭话的司机愣是没敢出声。他当过几年兵,期间成绩优秀的不可思议,一次大型抗灾认识的主动提出去前线的老白,对自己向来不是很重视的他大伤小伤几乎都亏了老白紧盯着治。退役后没选择走仕途而是去了老白所在的城市,从健身房的小教练一路兢兢业业努力做到现在来预约的人络绎不绝,和老白相处的长时间一分一秒磨掉了他周身一贯刺人的锋芒,可一条短信又把他推回了紧张的情绪旋涡里。


就十几天之前,老白交call机的最后一个夜班碰上了床位病人情况突然恶化,那时候他正窝在休息室给瓦不管发消息,疯狂念叨让他早点睡不然身体恢复不到最好的状态,冰冷凄寒苦夜晚我独自过,他就回了个晚安钵钵鸡宝贝的语音,有些舍不得地关了机。结果第二天醒了一看才知道那边也才忙完没多久,那个人虽然是捞回来了,可恶化的理由还没弄清楚,通知了家属上午来,他现在准备早班查房前抓紧先眯一会儿。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病房里家属见了几个负责的医生便一堆人哄了上来不由分说地开始动手,一边哭闹着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人走了要他们所有人法庭上见,一起值夜班的小姑娘被死命拽着头发,老白个儿最高又是几个人里唯一的男性,自然是被当成了集火的目标,刚把小姑娘拖出桎梏想好好讲道理就被迎面而来的一拳打得眼眶生疼,幸亏安保来得及时,还有几个明事理的病人打电话报了警,事情才稍稍平息了下来。


几个人年纪都不大,资历也都差不多,哪儿见过这阵仗,有几个当场眼泪都忍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老白只觉得自己好像还没回过神儿,给瓦不管发了个报平安的短信,硬撑着过掉了这个早上,又被上级叫去谈话,直到这一天班彻底结束了,出楼大门看到火急火燎赶来的瓦不管才突然反应过来一个早上都发生了什么,眼眶一下子就眼红了,瓦不管也顾不得周围人来人往一把把人搂过,两个人身高没差多少,老白的额头抵着瓦不管的肩膀,他就轻轻拍着老白的背,一遍遍地和他说你别怕我在呢。


整件事后来结束得也拖泥带水,病人意识清醒后死犟着说就是治疗不当,对着刚进病房的小医生破口大骂,来陪的家属也状似无意,阴阳怪气地大声说着你们这些人就是把我们当提款机,不知道害死过多少人哦,直到科主任来了才不说话了。


“我跟你说瓦不管,做到这个份儿人真的不一样,你猜最后怎么着?”老白一手托着瓦不管之前把他送回家后又跑着回去买的冰袋,一边捞着碗里的面,上面还浮着两个鱼眼睛* — — 瓦不管刚从清蒸鲈鱼里挑出来放他碗里的,“干嘛把这个拣给我,你自己吃啊。”


“吃哪儿补哪儿啊淦霖老师,”瓦不管继续挑着鱼肉,就差把一整个骨架子挑出来了,“然后呢?”


“老板刚群里面发消息了,就是这魔人刚舒坦没两天吵着要吃橘子,流质都还不能吃呢他要吃橘子,他家里人也就答应了嘿,我是真的服了,好像旁边几个都是刚好没多久观察期的病人都能做证,还有说之前一天天的贼吵。”


“这也太魔鬼了,”瓦不管哽了一下,薅了一把闷头吃面的老白软软的头发,听他发出含糊地抱怨,跟着放松地笑了笑,他一颗心真是从收到老白的短信就一直吊着,换了班一下午都等在医院大门口,看到老白左眼一大块淤青心疼死了,直到现在看看人也活蹦乱跳了才心安了一些,“唉真的,不愧是你,要是我的话可能当场就不干了。”


“也总要有人干这行,”老白一筷子打掉瓦不管准备换一面挑刺儿的动作*,自己翻了翻开始不客气地夹瓦不管刚分出来的细白鱼肉,“有不明事儿的,讲不听的,但是也有特别听话对我们特别好的,还有每年都会从很远的地方赶了十几个小时车来为了送自家产的土货感谢我老板几年前把他从鬼门关捞回来的,连带着我们都有份。我今天早上是真懵了,就是想走,没啥别的想法。但是想想还有这么多人,病房里那些,挂号来的那些,他们都很好。”


瓦不管听他说着,满脑子刚认识的时候这个完全没见过细皮嫩肉的白大褂抓着自己就往临时搭起来的紧急处理棚拖,一边大喊着你是魔人吗胳膊这么长划伤你别动你给我站着,我帮你摸好。


“你也很好,”他盯着老白的眼睛,很认真地跟他说道,“你是最好的。”



这之后的两个星期,瓦不管无视了老白抱怨娘不兮兮的,特地腾出了固定的时间每天接送老白上下班。老白一天天加班还要赶论文,平时的娱乐除了偶尔打打游戏也就没了,对有些社交软件的使用更是陌生得不像现代人。而他就不一样,紧张地在各种平台搜索相关的信息,除了没掀起什么大水花的几条回复,这件事动静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这也就不怪他接到短信的时候,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小伙子,小伙子,”他的思绪被司机有些沙哑的声音打断,他应了一声,司机似乎也没想到他会回应,愣了愣才说,“在前面就是医院大门口这条路了,一直都很堵,你赶时间的话赶紧这边下了吧,跑跑过去很快的。”


“啊好的……谢谢您。”瓦不管快速付掉了车费,推开车门便往医院的方向快速跑去。这可能是他印象里跑过最拼命的一次,比他小时候参加的田径类项目,服役时的训练,还是在前线奔跑着救人,他比任何一次都要紧张,汗流到眼睛里只感觉到酸涩,他不敢停下来,也没敢问十六到底发生了什么,心急慌忙就往十六发的位置跑去,去他的老白身边。


十六发给他的是眼科手术室的楼层,他赶过去的时候十六等在门口,没等他开口问十六便小心翼翼地开口:“白哥哥今天看到一半出来倒水突然把杯子砸了,听到动静我们出来才发现他扶着窗台说左眼突然一片糊什么都看清楚,他还想把门诊看完,我跟导师说了他强行让白哥哥去查他才去的,现在瓜瓜在顶……”


“他现在怎么样了。”


“检查的医生说是视网膜脱落,然后说现在手术台白哥哥就进去了……”


“你能别把我说得跟要挂了一样吗狗十六?”


“老白?!”


“……你出来的好快啊。”


瓦不管看着扣着白色眼罩,被搀着走出来的老白,想要上去抱他又不敢轻举妄动,语无伦次地谢谢医生还反复地问术后的修养注意事项,并全然无视老白在一边“我是学医的你听我的还不行吗你别信十六他就是吓唬你不学医!”的强烈谴责,事无巨细地做好笔记之后才把人挽了过来,而刚才还说个不停的老白像是被按了无声一样,紧紧抓着瓦不管的手也不说话了。


摘了口罩走出来的辣骨和十六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表情心照不宣。


“没事儿没事儿你放心跟着我走,我挽着你呢,不会摔的哈。”


“嗯。”


“下次做这么大决定要和我说呀,不管在哪儿我会飞过来的,你不告诉我我反而会更加担心你啊,你知不知道我真的都吓死了刚刚。”


“我本来以为就是去查一下过两天再约手术,结果他们说自己人有床有时间,开刀那个就辣骨,我跟你说过的,比我大几届可牛逼了,唉这类手术其实难度不大的,又很快,我就让十六给你发信了,还特地用我的手机发的,”老白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我没自己告诉你是我不对,管管对不起嘛。”


瓦不管侧过身飞速抱了他一下,挽着他胳膊的手又抱得紧了些,他努力放平声音让它听起来不至于颤抖,至少现在他懒得去计较十六给他发的短信阳奉阴违地改了多少意思折腾他 — — 也没气到太过分,并他们三个也认识了很长时间,而十六和老白同窗,认识得更早,在某种意义上算是老白的娘家人 — — 他气也就气这么两分钟,目前还沉浸在一种更像是自己劫后余生的心情里。


“没事了白白我们回家,十六之前短信他已经去和你们导师说了,医生也是他之前问过在不在了才让你去的,让你不要担心这几天的班,说你这几天放心养病就行。你想吃点啥?我现在点回家就能吃了,宝贝你饿不饿啊我带了能量棒。”


“滚,你们那种能量棒好难吃。我要吃黄焖鸡米饭,还想吃你那天煮的那个鱼。”


“我烧要时间哦,鱼还要等会儿去买,你要等八百年才能吃了,你饿死了。”


“怕啥,我饿你也饿,”老白摸摸索索牵过他的手,十指相扣,“咱俩还有好多在一起的时间。”


— — END



“哇靠你知道院里之前在说要不要开周讲座叫基础防卫格斗*的今天晚上第一次上课,你报了吗?”流萤穿过急诊走廊的时候刚好碰到迎面走过来的春秋。


“早报了,哎哟你都不知道我们那里几个小姑娘差点连名额都不给我留!还好我自己先看到群消息了,”春秋摇了摇头,捏了捏自己的胳膊,“一个个都说什么要看教练的腹肌。”


“……啊还有这事儿?”


“哟,白男,你好的差不多了吗,”流萤接着打招呼,春秋拍了拍他的肩,“你要不就去看看?你还不能太大幅活动吧。”


“看呗,当然去看。”老白的语气有些恶狠狠,在两人离开后掏出手机,飞速发去一条短信。


— — 菜逼!今天你要是炫耀腹肌你今晚就自己睡地上吧!!


在他刚准备放回兜里专心下午的工作时,叮一声提醒收到了回信。


— — 只给你摸,我的大宝贝也给你摸。


— — 滚滚滚。


— — 要不晚上一起去吃披萨?


— — 你别饿着,我晚上给你带小零食。


— — 【猫猫撒娇.gif】

======



*:一个很老的梗,说吃一条鱼,鱼眼睛留给最宝贝的人吃

*:开车的人吃饭不要把整条鱼翻面,我家的日常迷信,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这个讲法()


(我太菜了dbq,飞速逃跑

【瓦白】不起标题了(abo)

!!!!NC17!!!!


!!和大宝贝一起脑的双向暗恋前提→先性后爱,同居设定(被我毁辽(;´д`)ゞ信息素设定来自狐哥的威士忌酒A管x牛奶味老白,刚刚分化好的A遇到了一直用抑制剂的O

!!用词粗俗,雷点在开头,引起不适请及时右上角,求求你们了千万别在弹幕说车的事情我是真滴害怕

看看过就好了不用红心蓝手鸭,我们悄悄评论补链兜风


F


光速逃跑(锅盖

【瓦白】小春日(架空,哨向au)

!!设定都是编的,还没编全

!!随性瞎写,随缘更新

!!辣鸡文笔


00、

瓦不管叼着叶子的根茎,翘着腿躺在铺满阳光的草坪上,完全不在意受他情绪影响的精神体——一条上臂粗的白蛇在边上不断吐着信子,这是军事法庭的后花园。

他神色冰冷地盯着从树荫间刺来的阳光,哨兵超强的五感让他隔着几百米也能听见自己的大名上了所谓被洗脑的可怜虫的名单,伴随着人群的哄笑,还有法官的宣读。瓦不管无法感知到老白此时的情绪,单纯的精神结合本就短暂而脆弱不堪,更何况他伴侣的精神力在毕业多年后仍是玻璃塔的传说,单向刻意阻断了感知瓦不管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咬牙切齿地感谢老白还肯放出来那么一两根安慰他的精神触手。

在瓦不管的印象里,直到正式确认关系之前,他一共亲吻过老白三次。

额上,手背,右眼。

疼爱,崇拜,想你吻我。

当初就应该不听老古板一套说辞什么先领证再身体结合,假的,根本是一上解千愁,他恨恨地想到。


01、

新历四年

“下城区南边是整个都没有了呀,我精神领域也已经铺到极限了,连个虫都没有,”春秋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平日活泼的声音透着疲惫,“老冰雪把折叠机车开了去塔那边检查有没有能回收的资源和信息了,估计还要再等半个多小时才能回来,不过应该能赶在点儿之前回去,萤老板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联系过你吗?”

“别担心那个鸽子精他强的一匹死不了,我们这边刚搞定个大件,”老白卸下护肘直接咣咣草率地扔在了地上,看着眼前变异狼种的尸体一屁股坐了下来,“这边还有个废楼我等辣骨回来了我俩再进去看眼,原来应该是个医院,不知道和我们刚去完的有没有关系,你俩要是先碰上了就直接去大门儿。”

“行,过会儿见,要帮忙了call。”

“好。”

听到春秋那边传来断线音老白才收起了对讲机,他们几个一年学员直到被随机塞进武装车的时候还在面面相觑,在路上听闻了学期项目是去二次勘察已经被正规队清过一遍的下城区,本就贫瘠的区域在几个月前猝不及防被变异种兽群入侵,大难不死的原城住民理论上应该早已被正规队转移,所以现在也就是块儿荒无人烟但是极多遗落资源和变异种出没的死地,锻炼他们的能力。武装车在下城门口停下后给他们规定好了集合的时间,他们便两两组队去了要求的目的地。

“你胆子也是真的大,不怕这玩意儿突然活回来么。”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巨型卡申夫鬼美人扑棱着翅膀停在他的面前,老白一愣,回过头便撞见辣骨不赞同的眼神,咧开嘴笑了笑:“这只的毛薅起来感觉可好了,你快试试。”

“可别吧赶紧进楼,好了找他俩集合去。”辣骨说着径直往前走去,顺手薅了一把老白的头毛。

“你薅我头干啥,魔人,”老白重新戴上护肘,几步跑跟了上去,“头发还是比你多。”


和他们一开始前往的大医院不同,这栋两层的建筑并没有多少隐藏的空间,基本一眼能看到所有的角落,但总有一种异样的情绪不断干扰着老白,他犹豫了一会儿,踩了辣骨一脚后猛地展开了自己的精神领域。和春秋第一个学期就名震年级的治愈感不同,他在没有刻意疏导的情况下铺开的精神力带着极强的攻击性,饶是辣骨有所准备还是被震了一个趔趄,刚准备回踩一脚却听到隔壁他们刚去的房间传来重物砸下的声音,他俩惊悚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还是辣骨反应更快一步,立刻拎着铁骨扇一撑窗框翻了过去。

“卧槽,兄弟,”他看着破碎的木箱残骸,还有倒在当中的金发少年,“粗大事诶。”


“我说……你能别老是捡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吗,”早就回到武装车的流萤正埋头擦枪,被突然扔进怀里的东西吓了个半死,赶紧放下手里的大宝贝开始研究这个活物,“第一学期期末从林子里扛回十六,这次又是什么新物种。”

“被他从柜子顶的集装箱里震下来摔的,”辣骨从后座翻出了水和压缩饼干,“看样子是原住民,没跟大部队走,一个小孩儿就这么躲到今天没被咬死吃掉也是奇迹了。”

“谁知道居然还有活人在这块儿,说好的全清呢,”老白跟着钻进车里,无视了冷漠鼓掌的流萤,把瘦了吧唧的小孩儿给拖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放到唯一一个能平躺的垫子上,“而且被我的精神领域影响,这说明了啥?你别看他年纪小,我有预感,这是个能进我们塔的。”

“学了半天蠢秋卖医保居然把人给震昏过去,厉害厉害,战地医生欧的白,”流萤跟着凑过去看,学旧时期年代剧里伸手颤颤巍巍地探了探小孩儿的鼻息,“卧槽,没气儿了?!”

“求求你好好上急救基础吧魔人,”老白一把拍开他乱摸的手,冷静地掏出对讲机,在对方接通的瞬间大声喊道,“歪?您好,是蠢秋先生吗?我需要一份爱心医疗急救餐,请尽快送到大门口,谢谢!”


——TBC

(想写的剧情一点儿都没写到,van了呀

(瓦不管先生甚至没有嗦话,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