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F_

望行诸多善
✨跑酷型爬墙选手✨

【瓦白】不起标题了(abo)

!!!!NC17!!!!


!!和大宝贝一起脑的双向暗恋前提→先性后爱,同居设定(被我毁辽(;´д`)ゞ信息素设定来自狐哥的威士忌酒A管x牛奶味老白,刚刚分化好的A遇到了一直用抑制剂的O

!!用词粗俗,雷点在开头,引起不适请及时右上角,求求你们了千万别在弹幕说车的事情我是真滴害怕


点我看车祸选手大型OOC不健康床戏互♂动现场


光速逃跑(锅盖

【瓦白】小春日(架空,哨向au)

!!设定都是编的,还没编全

!!随性瞎写,随缘更新

!!辣鸡文笔


00、

瓦不管叼着叶子的根茎,翘着腿躺在铺满阳光的草坪上,完全不在意受他情绪影响的精神体——一条上臂粗的白蛇在边上不断吐着信子,这是军事法庭的后花园。

他神色冰冷地盯着从树荫间刺来的阳光,哨兵超强的五感让他隔着几百米也能听见自己的大名上了所谓被洗脑的可怜虫的名单,伴随着人群的哄笑,还有法官的宣读。瓦不管无法感知到老白此时的情绪,单纯的精神结合本就短暂而脆弱不堪,更何况他伴侣的精神力在毕业多年后仍是玻璃塔的传说,单向刻意阻断了感知瓦不管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咬牙切齿地感谢老白还肯放出来那么一两根安慰他的精神触手。

在瓦不管的印象里,直到正式确认关系之前,他一共亲吻过老白三次。

额上,手背,右眼。

疼爱,崇拜,想你吻我。

当初就应该不听老古板一套说辞什么先领证再身体结合,假的,根本是一上解千愁,他恨恨地想到。


01、

新历四年

“下城区南边是整个都没有了呀,我精神领域也已经铺到极限了,连个虫都没有,”春秋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平日活泼的声音透着疲惫,“老冰雪把折叠机车开了去塔那边检查有没有能回收的资源和信息了,估计还要再等半个多小时才能回来,不过应该能赶在点儿之前回去,萤老板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联系过你吗?”

“别担心那个鸽子精他强的一匹死不了,我们这边刚搞定个大件,”老白卸下护肘直接咣咣草率地扔在了地上,看着眼前变异狼种的尸体一屁股坐了下来,“这边还有个废楼我等辣骨回来了我俩再进去看眼,原来应该是个医院,不知道和我们刚去完的有没有关系,你俩要是先碰上了就直接去大门儿。”

“行,过会儿见,要帮忙了call。”

“好。”

听到春秋那边传来断线音老白才收起了对讲机,他们几个一年学员直到被随机塞进武装车的时候还在面面相觑,在路上听闻了学期项目是去二次勘察已经被正规队清过一遍的下城区,本就贫瘠的区域在几个月前猝不及防被变异种兽群入侵,大难不死的原城住民理论上应该早已被正规队转移,所以现在也就是块儿荒无人烟但是极多遗落资源和变异种出没的死地,锻炼他们的能力。武装车在下城门口停下后给他们规定好了集合的时间,他们便两两组队去了要求的目的地。

“你胆子也是真的大,不怕这玩意儿突然活回来么。”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巨型卡申夫鬼美人扑棱着翅膀停在他的面前,老白一愣,回过头便撞见辣骨不赞同的眼神,咧开嘴笑了笑:“这只的毛薅起来感觉可好了,你快试试。”

“可别吧赶紧进楼,好了找他俩集合去。”辣骨说着径直往前走去,顺手薅了一把老白的头毛。

“你薅我头干啥,魔人,”老白重新戴上护肘,几步跑跟了上去,“头发还是比你多。”


和他们一开始前往的大医院不同,这栋两层的建筑并没有多少隐藏的空间,基本一眼能看到所有的角落,但总有一种异样的情绪不断干扰着老白,他犹豫了一会儿,踩了辣骨一脚后猛地展开了自己的精神领域。和春秋第一个学期就名震年级的治愈感不同,他在没有刻意疏导的情况下铺开的精神力带着极强的攻击性,饶是辣骨有所准备还是被震了一个趔趄,刚准备回踩一脚却听到隔壁他们刚去的房间传来重物砸下的声音,他俩惊悚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还是辣骨反应更快一步,立刻拎着铁骨扇一撑窗框翻了过去。

“卧槽,兄弟,”他看着破碎的木箱残骸,还有倒在当中的金发少年,“粗大事诶。”


“我说……你能别老是捡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吗,”早就回到武装车的流萤正埋头擦枪,被突然扔进怀里的东西吓了个半死,赶紧放下手里的大宝贝开始研究这个活物,“第一学期期末从林子里扛回十六,这次又是什么新物种。”

“被他从柜子顶的集装箱里震下来摔的,”辣骨从后座翻出了水和压缩饼干,“看样子是原住民,没跟大部队走,一个小孩儿就这么躲到今天没被咬死吃掉也是奇迹了。”

“谁知道居然还有活人在这块儿,说好的全清呢,”老白跟着钻进车里,无视了冷漠鼓掌的流萤,把瘦了吧唧的小孩儿给拖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放到唯一一个能平躺的垫子上,“而且被我的精神领域影响,这说明了啥?你别看他年纪小,我有预感,这是个能进我们塔的。”

“学了半天蠢秋卖医保居然把人给震昏过去,厉害厉害,战地医生欧的白,”流萤跟着凑过去看,学旧时期年代剧里伸手颤颤巍巍地探了探小孩儿的鼻息,“卧槽,没气儿了?!”

“求求你好好上急救基础吧魔人,”老白一把拍开他乱摸的手,冷静地掏出对讲机,在对方接通的瞬间大声喊道,“歪?您好,是蠢秋先生吗?我需要一份爱心医疗急救餐,请尽快送到大门口,谢谢!”


——TBC

(想写的剧情一点儿都没写到,van了呀

(瓦不管先生甚至没有嗦话,难受